logo
  • 天才诗人海子之死照亮了晦暗窒闷的诗歌与时代
    # 古诗大全 #

      对于中国当代诗歌而言,海子之死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件。这个抒情王子以年轻的肉身与冰冷坚硬的现代物质机器接触,迸发出最后的光芒,照亮了晦暗窒闷的诗歌与时代,同时也宣告了一个时代,即属于海子的浪漫抒情时代的终结。

      在海子为诗歌殉道之后,引发了中国多起诗人自杀事件,而且往往太残忍了。

      海子之死使我们看到,抒情的黎明是如此之短暂,它紧接着就是黄昏,过于早熟的麦子迅速倒伏,使抒情的大地歉收。

      海子是一位早熟的才华横溢的诗人,15岁考入中国高等学府——北大,后任教于中国政法大学,25岁在山海关附近卧轨,在短短的几年创作生涯中,为我们留下了大量优秀的诗作,创作总量达200多万字。海子是当代诗人中为数不多的天才诗人之一,有“抒情王子”之称。我个人认为海子是中国式的荷尔德林,是中国八十年代诗歌的先觉者,是我们整个民族的骄傲。

      天才诗人往往是思想上的先觉者,他们洞察一切,站在整个人类的高度上进行大范围大文本的写作,往往不能承受生命中的或“轻”或“重”,最后大都以自身肉体的消亡为代价,自始至终都在承受与时代相背离的孤独。海子曾写过这样的诗句:“秋天深了,神的家中鹰在集合/秋天深了,神的家中鹰在言语/秋天深了,王在写诗//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/该得到的尚未得到/该丧失的早已丧失……”

      秋天深了,王依旧在这个世界上写诗,孤独在秋天这样一个季节里愈加深刻,愈加深入骨髓。“王”是神与人沟通的使者,用神性的语言抒发人类内心的孤独与痛苦。海子在昌平的一段日子里,住在宽大的仓库里,将床高挂在半空中,上下以梯子为路,像是一个宇宙的王。看到这,很多人或许会认为他是一个疯子,但是我认为他是一个天才,是这个缺乏信仰的时代里的天才信徒。尼采也做过类似的疯狂举动,他在人头攒动的街头抱住一匹马痛苦流涕的说:我受苦受难的兄弟呵。尼采最终被送进了疯人院,这个自比为太阳的男人最终在疯人院里度过了剩下的日子,但是谁又能忘却那句惊天动地的“上帝死了”的狂语,谁能忽略他在二十世纪璀璨的光芒?尼采没有错,人与马在本质上是相通的,同样的机体,同样的孤独。海子也如尼采一样洞彻了人本性中的孤独。

      八十年代是一个诗歌与信仰的时代,在中国的大地上工业文明还没有铺天盖地,国人在精神上还有田园牧歌的可能,诗歌相对来说是神圣的,“诗人”是一顶时代的桂冠。海子曾经对一位饭店老板说过大意是这样的话:我给你读一首诗,你请我吃饭。质朴的饭店老板说:我不懂诗歌,但是我可以请一个诗人吃饭。很多人都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,但我却偏执地认为这是真的,我相信诗歌的魅力!我相信诗人的光环!八十年代的末尾,工业文明的巨轮响彻中国的大地,与此同时的是国人的内心世界也响起了惊雷,不断的翻涌,我们在狂欢发展的同时,却在不断的沦为精神上的变态者。诗人海子最终选择死亡,这个曾经说要用手中的笔可以把中国的大地抒写十五年的诗人,这个曾经要构建一个全人类的诗歌王国的诗歌王子,以疲惫、柔弱、忧伤的身躯祭奠了中国的土地,祭奠了埋葬祖父,以及父亲、我的土地,祭奠中国的太阳,中国的麦地以及诗歌……“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”,不知道海子是不是其中的石头之一?

      自古以来诗人有两种:一种是视诗歌为生命历程中的一部分;另一种是视生命为诗歌历程中的一部分。海子显然是后者,他年轻的生命历程是他永恒诗歌中的一部分,他带着使命为诗歌而诗歌,他的诞生或者死亡就是一首诗。

      当年的“北大三才子”(骆一禾、海子和西川)最后只留下了西川。诗人海子自杀而亡,骆一禾为整理海子遗作劳累至死,活下的西川成为中国最具权威的海子诗歌研究者,多多少少地沾了海子的光。很多时候,我常想海子的死亡是正确的选择,他应该死亡,否则活到现在的海子很有可能不是八十年代的诗人海子,虽然这想法有点残忍。

      对于中国当代诗歌而言,海子之死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件。这个抒情王子以年轻的肉身与冰冷坚硬的现代物质机器接触,迸发出最后的光芒,照亮了晦暗窒闷的诗歌与时代,同时也宣告了一个时代,即属于海子的浪漫抒情时代的终结。  在海子为诗歌殉道之后,引发了中国多起诗人自杀事件,而且往往太残忍了。  海子之死使我们看...
    11 阅读 朝代:   诗人:
发表评论
用户见解展示 0条
暂无用户发表对该诗词的见解,快来发表您的见解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