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寄寓诗人理想人生的现代诗《石虎胡同七号》赏析
    # 古诗大全 #

      如果说,那脱尽尘埃、清澈秀逸的康桥,是诗人在异国的"楼高车快"的现代生活之外找寻的一块精神净土,那么,北京西单牌楼石虎胡同七号,则是诗人在风雨摇荡的故国古都觅到的一块生存绿洲。这里"滋生"着诗人所追求和向往的"诗化生活":它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与冷漠,只有温情和友爱;没有外面世界的喧闹与繁杂,这是一个宁静的和谐的世界,灵魂能够得以憩息;你可以轻轻地叹息,抒遣善感的忧伤,可以暂时忘却荣辱得失,沉浸在田园牧歌式的情调中。它仿佛象个"世外桃源",宁静、温馨、和谐,洋溢着无限的诗趣。诗人无疑在"石虎胡同七号"寄寓着他的理想人生——"诗化生活"。

      《石虎胡同七号》

      我们的小园庭,有时荡漾着无限温柔:
      善笑的藤娘,袒酥怀任团团的柿掌绸缪,
      百尺的槐翁,在微风中俯身将棠姑抱搂,
      黄狗在篱边,守候睡熟的珀儿,它的小友
      小雀儿新制求婚的艳曲,在媚唱无休——
      我们的小园庭,有时荡漾着无限温柔。
      我们的小园庭,有时淡描着依稀的梦景;
      雨过的苍茫与满庭荫绿,织成无声幽冥,
      小蛙独坐在残兰的胸前,听隔院蚓鸣,
      一片化不尽的雨云,倦展在老槐树顶,
      掠檐前作圆形的舞旋,是蝙蝠,还是蜻蜓?
      我们的小园庭,有时淡描着依稀的梦景。
      我们的小园庭,有时轻喟着一声奈何;
      奈何在暴雨时,雨槌下捣烂鲜红无数,
      奈何在新秋时,未凋的青叶惆怅地辞树,
      奈何在深夜里,月儿乘云艇归去,西墙已度,
      远巷薤露的乐音,一阵阵被冷风吹过——
      我们的小园庭,有时轻喟着一声奈何。
      我们的小园庭,有时沉浸在快乐之中;
      雨后的黄昏,满院只美荫,清香与凉风,
      大量的蹇翁,巨樽在手,蹇足直指天空,
      一斤,两斤,杯底喝尽,满怀酒欢,满面酒红,
      连珠的笑响中,浮沉着神仙似的酒翁——
      我们的小园庭,有时沉浸在快乐之中。

      北京西单牌楼石虎胡同七号是北京松坡图书馆,专藏外文书籍之处。徐志摩曾在此工作过。

      《石虎胡同七号》一诗用拟喻手法写成。诗的第一节,诗人把自己的意趣赋予小园庭的一景一物,不仅把它们拟人化:"藤娘"、"槐翁"、"棠姑",还赋予它们的人的性格、神态、动作:"善笑"、"绸缪"、"抱搂"、"守候"、"媚唱";他写它们间的情意,写它们和睦融洽得象一个家庭,使整个小园庭洋溢着欢愉的气氛,充满着生机盎然的诗趣。对温情和友爱的歌吟,是徐志摩诗歌的重要特色之一。诗人曾在一篇诗中歌吟过"人生至宝是情爱交感"。诚然,诗人所渴慕的"诗化生活"是不能没有爱意和温情的,这是他的人生信仰,是他所追求和向往的人生境界。诗的第二节,诗人给我们描绘了另一幅生活情境。不同于前一节的欢愉气氛,这节描绘的是一幅幽深静谧的雨后情景,一切都那么默契,那么恬适,灵魂不再在喧闹摇荡的风雨声中惊悸不宁,而是怡然自得地享受着大雨后的和平宁静。

      如果说,那脱尽尘埃、清澈秀逸的康桥,是诗人在异国的"楼高车快"的现代生活之外找寻的一块精神净土,那么,北京西单牌楼石虎胡同七号,则是诗人在风雨摇荡的故国古都觅到的一块生存绿洲。这里"滋生"着诗人所追求和向往的"诗化生活":它没有人与人之...
    6 阅读 朝代:   诗人:
发表评论
用户见解展示 0条
暂无用户发表对该诗词的见解,快来发表您的见解吧!